分卷阅读52

孕夫传奇录 作者:花青一品

  ????孕夫传奇录 作者:花青一品

????分卷阅读52

????定了自己的猜测:夏亥定然隐瞒了湖州盐引案中夏家人的角色,更不曾让花子尧知晓花庆年实际正是被夏家人送上了断头台,顶多只是一个见死不救罢了。

????而花子尧之所以会流落到赵家村,恐怕是因他男身受孕之事事发,不得已逃了出来......要知道男人得孕,毕竟不是世上每个人都可接受之事,尤其是在夏府这种世家门阀中,这简直就是一种丑闻,是绝对不可能被人所接受的!哪怕子尧当时怀的是夏亥的孩子!

????想到夏府那严苛的规矩,李玳几乎不敢想象,当时病弱不堪的花子尧,究竟是如何逃出来的......

????李玳也终于明白了花子尧为何总是一副生无可恋的空洞模样。花家早已家破人亡,如今剩在这世上的唯有他一人,孑然一身,又自小遭遇坎坷,在这世间,大约真的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东西留给他了......

????想到这里,李玳只觉得心里绞得发疼,恨不得将花子尧搂在怀里,好好抚慰他,心疼他一番。只可惜,两人如今虽近在咫尺,却依然距离如同远隔天涯,若要得他真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李玳叹息。一会儿又记起夏亥那癞皮狗儿赖皮猪儿,一时恨得咬牙切齿,心中发狠。半晌又平静下来,心中冷笑,夏府,夏太师,夏亥,哼,也不过是秋天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如此在书房内折腾半日,李玳突然忆起一事,沉思片刻,拍了拍手。

????立刻便有小厮推门进来,行了个礼道:“二爷。”

????“叫李远过来见我。”

????“是。”

????不过一炷香的时辰,已有一名五短身材的精干青年进得门来,作揖道:“小的李远,见过二爷。”

????李光、李远等人都是李玳的得力下属,只是分管领域不同,是李玳背后势力得以顺利运转的重要人物,这些事情本用不上这些人亲自出马,只是事关花子尧,李玳并不想掉以轻心。

????李玳敲了敲桌子,将吩咐大略说了,又叮嘱道:“赵家村所有与子尧接触过的村人,包括那镇上的鲁大夫,务必要封紧了他们的嘴巴,一点风声都不准漏出去!可记得了?”其实早在赵家村的时候,李玳已吩咐过司马良臣封紧村民之口,只是如今牵扯到了太师府,李玳不得不谨慎一些。

????李远也不多问,只沉声应是,随后便施礼告辞,径直安排去了。

????李玳向后靠在椅子上,默然沉思。事情已做到了这一步,只看夏亥那厮能不能找过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各位亲们,老花很不好意思,要请个假:

????主要是这几天眼睛一直不舒服,老花要好好休息一下,短期内不碰电脑了。存稿到今天为止基本上都修过发完了,估计要断更一个周左右,一个周之后老花会再次恢复更新~

????各位等更的亲,老花只能说声抱歉,希望能继续支持俺老花~

????老花坑品向来跟人品一样好(喂~),咳~总之,俺先遁几天,很快回来,亲们天天快乐~

????☆、第55章 浮生八苦(十四)

????半月时光眨眼便过,眼见夏花烂漫,蝉鸣绕耳,原是热夏已至。

????花子尧的身体在李珏的悉心调养下已然大见起色,只是依然畏寒,炎炎夏日犹然裹了长衫,也不见他嫌热,脸色却是一日日红润起来。

????身体大好了,兼且天光明媚,花子尧便不耐烦总是呆在屋里,所以李珏与李玳两兄弟联袂而至的时候,便见到花子尧与猴儿主仆二人正呆在花园里的七叶树下,主子一身懒散地靠在美人榻上,面颊微红,双目半阖未阖,似睡非睡;仆儿则坐在小板凳儿上,一脸磕巴的艰难模样,手里捧了书卷,正在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地往外蹦词儿。

????旁边放一张小几,盛了几样时鲜水果与点心,还有一盏冰镇的酸梅汤。

????要说猴儿这段时日学问大涨,都该归功于李玳那句“不得偷懒”的命令,而花子尧也是个妙人,听书听得累人却也不曾拂了李玳的意思,只令猴儿念书,不时指点几句,倒也使得侯明远往秀才的方向缓慢爬行而去。只是虽然学问有了些长进,今日这书却实在是难了些,念得猴儿眉目惨淡,一脸的衰样。

????李玳在旁边听了一会儿,不觉就笑出声来,取笑道:“我道你这顽猴儿什么时候变成结巴猴儿了,原来原因却是出在这《史略》上......怎么,如今长了学问,居然敢碰这种书了?”

????猴儿被主子取笑,委屈得霎时五官都挤在了一块儿,只苦着脸跟两位爷行礼作揖。

????李玳却是一面口中取笑,一面已在七叶树下的石凳上落了座,随手摸了几上的酸梅汤,便一口气灌了下去。

????花子尧听到人声早已睁开双眼,只是入目便撞见李玳毫不避忌地将自己刚喝了一口的酸梅汤悉数灌了下去,不由得面上浮起一丝红霞,心里颇有些不自在。

????这李玳大约是在风流场里呆惯了,这些时日里镇日将些好玩的好看的东西源源不断地送了进来,平日里又软言软语,多少好话哄着,眼里心里捧着,让素日里从未经过这般阵仗的花子尧有些不知所措。只好不言不语毫无反应,冷眼旁观此人表现。

????李玳倒也有趣,似乎对于心上人的冷淡毫无察觉,行事一如故我。他本心底坦荡,心中干净面上便磊落光明,追求人追求得毫无避讳,却又从来不过分,似乎拿捏住了花子尧的底线,从不越界,因此子尧也就拿他没办法。倒是经过这段时日的磨合,花子尧对此人有意无意的亲近表现也渐渐开始习惯起来。

????直起身来,花子尧故意忽略了李玳刚才的动作,只跟二人打了个招呼,道:“大哥,二哥。”

????李珏微笑着应了一声,也在石凳上坐了,见花子尧气色甚好,心中轻松,便道:“子尧如今瞧来可是大安了。”

????花子尧微微笑了一下,霎时如春风拂面,令人心旷神怡:“这多亏了大哥医术高明。”

????瞄见花子尧的笑容,李玳一时眼神发直,连话都忘了说。李珏在旁边无意间瞄到自家弟弟的猪哥样儿,心中不由得有些好笑,也不理他,只叮嘱道:“你身子畏寒,酸梅汤这等寒性物件还是少沾得好。回头我给你再开张补身的方子,你再好生调理一下。”

????花子尧自然无有不从。

????李珏身上有种平和亲近乃至忍不住令人信服的特质,对于花子尧这种心里蒙了阴影的人影响犹为重大,呆在李珏身边,花子尧总有种黑暗被扫退,渐渐沁进了心里的柔和明亮的感觉,这让他感到轻松和平静,所以平素冷淡的脸在见到李珏的时候,总会不期然地渲染出些亮色来,这让李玳很是嫉妒。

????李玳嫉妒了,所以就急不可耐地插话进来,身体前倾,几乎要凑到花子尧脸上去,嘻笑

????分卷阅读52

????-

- 365bet真人开户_365bet官网-皇恩靠谱_威廉希尔365bet巴士 https://www.gb84.com